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科技前沿 >

贪念这个东西害死人


发布日期:2022-08-17 03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郑鹏程,男,汉族,1966年8月生,四川仪陇人,大学本科学历。1988年8月参加工作,1993年3月加入中国。四川省广安市岳池县委原书记。

  2020年10月,郑鹏程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经查,郑鹏程理想信念丧失,纪法意识淡薄,对党不忠诚不老实,对抗组织审查,参加迷信活动;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,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品、礼金,接受管理和服务对象的旅游安排,将应当个人支付的费用由下属单位报销或他人支付;隐瞒不报个人有关事项,利用职权上的影响,为他人在职工录用方面谋取利益;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在项目承揽、资金拨付等方面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,数额特别巨大;滥用职权,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。郑鹏程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、组织纪律、廉洁纪律,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、滥用职权犯罪。

  我是农民的儿子,农村的古朴、农家的质朴、农民的淳朴在我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印记。我在英雄的华蓥山光荣地加入了中国,成为了党组织的一员。2020年10月20日,组织决定对我采取留置措施,进行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  从农民的儿子到县委书记,再从县委书记到违纪违法分子,54年的人生历程就像一条抛物线年求学、入党、干事业、一心向党、一路向上;后14年在区县,当官、发财、一路向下、坠入万丈深渊。

  (一)滥用职权,违法违规开启融资租赁举债。2014年底,我调任岳池县委书记。新官上任三把火,总想大干一场。而钱从何来?抛开重大行政决策程序,通过召开县委财经领导小组会议的方式,决定在岳池县开展融资租赁,给国家造成重大损失。

  (二)收受贿赂。从2011年开始,自己利用担任武胜县政府、岳池县委主要领导的职务便利,为商人提供多方支持,收受多人所送财物。

  (三)违反政治纪律,对抗组织审查。在这次组织对自己的初核和审查调查过程中,自己不信组织信“江湖”,干了一系列对抗审查的蠢事。

  (四)违反廉洁纪律,收受礼品礼金。2008年,我担任武胜县常务副县长以来,开始陆续收受管理服务对象的礼金礼品。经初步合计,金额超百万元。

  (五)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。存在违规吃请、请吃的问题,公务与商务混淆,公务与私人交叉,一些违反规定和超标准的费用则分散到企业、单位、老板之中。接受私营企业主安排的旅游,自己或家人先后到北戴河、欧洲、天津等地旅游,未支付或未完全支付相关费用。

  (六)破坏当地政治生态。我先后担任武胜县长、岳池县委书记,前后近10年,我的所作所为,我的违纪违法,必然会给两地造成严重后果,带来恶劣影响。我的违纪违法牵涉一批干部,必然会给岳池政治生态造成严重破坏,对两县营商环境是一大破坏,对政商关系是一大冲击。

  (一)悔不该理想信念动摇,一定要拧紧人生总开关。人生的总开关一旦松动,干事创业中,为公有为私的成分,为民有为老板的办法,唯实有唯书唯上的痕迹。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。思想的缺口一旦打开,法纪的防线也就不攻自破了。要坚持用新思想武装头脑,真学真信真用,让理想之树常青,让信念防线常不可破,让一言一行永远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进。

  (二)悔不该组织观念弱化,一定要加强党性修养。我27年的党龄,但党性并没有随着党龄的增长而自然增长,相反,如果不注重党性锻炼,不加强党性修养,党性还可能逐渐弱化,以致走到组织的对立面。所以,每一位员都要加强党性修养,感恩党,听党话,跟党走;做老实人,说老实话,办老实事。

  (三)悔不该法纪观念淡薄,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戒。在2015年岳池融资租赁举债过程中,法纪观念淡薄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信奉法不责众、顶风违规违法、徇私枉法,作为时任县委书记,“违法必究”的意识何其淡薄。党员干部要为自己划出三条戒线:道德的底线、纪律的红线和法律的高压线,想问题、做决策、办事情,都要在法律范围内活动,不当法外之人,不干法外之事。

  (四)悔不该朋友圈物化,一定要保持一双火眼金睛。随着岗位的变化,朋友圈也在变迁,特别是自己担任书记、县长后,朋友中的商人明显多了,物化倾向明显重了,商业化味道明显浓了。要构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,清,首先是认清人,对金钱开道、歪门邪道之徒,要睁大眼睛,保持距离,坚决不能与之为伍;其次是分清道,当官就莫想发财,发财就不要当官,政商各行其道,方是人间正道。

  (五)悔不该不拘小节,一定要慎始慎独慎微。总以为自己干的事很私密、很寻常、很小节,殊不知,这背后是商人拉关系、搞围猎的手段。在现实生活中,要慎始,不收第一个红包,不喝第一杯美酒,不收第一件礼物,扣紧扣好人生第一粒扣子;要慎独,人前人后一个样,台上台下一个样,少干掩耳盗铃的事情,不当两面派,不做两面人;要慎微,莫因善小而不为,莫因恶小而为之,小恩小惠,小打小闹,正是大贪巨盗的起跑线,待到梦醒时分,已无回头可能。

  (六)悔不该脱离监督,一定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。一方面,决策一言堂,用人一句话,花钱一支笔;另一方面,上级监督太远,同级监督太软,下级监督太难。两相重叠,就脱离了监督,走向了违纪违法。要建立全方位监督体系,重要程序,“三重一大”一步都不能缺;要重公开,充分利用信息手段,大力推行党务政务公开,尊重群众意愿;要重责任,谁闯关谁担责,谁违反谁负责,真正做到有权必有责,用权受监督,真正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。

  身为县委书记的郑鹏程,精神严重缺“钙”,不信马列信鬼神,参加迷信活动。2017年,郑鹏程安排人专程从云南请来一位“风水大师”指点“迷津”,对其在岳池县委办公场所和宿舍看风水,做法事,妄图保平安。2020年5月,当郑鹏程得知自己被省纪委监委核查后,他不是主动积极地向组织说清问题,而是对抗组织审查,想方设法找关系打探案情,默许商人金钱开路,企图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不惜重金托人,试图“抹案”,结果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  郑鹏程工作32年,担任主要领导近10年。随着岗位的变化,他的朋友圈也悄然发生变化,特别是在担任县长、县委书记后,朋友圈中商人明显增多。一些商人围绕身边,渐成“围猎”之势,而他却浑然不知。正是这些所谓的朋友,把他推向了万丈深渊。

  围绕在郑鹏程身边的商人老板,大多文化水平不高,但腰缠万贯,一掷千金,开豪车、住豪宅。鲜明的对比让郑鹏程心里严重失衡。俗话说,苍蝇不盯无缝的蛋。郑鹏程心态的失衡,为商人的“围猎”提供了可乘之机。

  蔡某,自称某中介公司项目经理,经郑鹏程的武胜乡友引荐,他俩成了朋友,在蔡某的鼓吹下,郑鹏程擅权妄为,在重大决策不经集体研究的情况下,擅自开展融资租赁业务。直至被留置后郑鹏程才知道,蔡某的名字是假的,学历是假的,身份是假的,纯属一个江湖骗子。

  郑鹏程从2010年收受第一笔贿赂开始,到2020年被调查前,违纪违法持续时间长达10年,贯穿了他担任县长、县委书记职务的全过程。在这十年间,郑鹏程利用担任武胜县副县长、县长,岳池县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,为有关企业及个人在工程承揽、资金拨付、公司经营、业务开展、规划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,收受他人所送财物折合共计1224.9万元。

  留置期间,郑鹏程总结了自己的蜕变之路:理想动摇是根源,党性不纯最关键,法纪淡薄必酿祸,不拘小节更添乱。谁是朋友睁大眼,监督缺失滥用权,后来从政要深思,身陷囹圄悔已晚。

旅游新闻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 金融新闻  |   热透新闻  |   汽车资讯  |   社会文化  |   体育新闻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健康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