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金融新闻 >

九月十六号、三月十六号、


发布日期:2022-08-15 13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三月十六号,去扫墓了。这是早早定下的计划。这两年都这样。“早清明、晚大冬”,老话这么说。我却不是因为这句话。

  二零二二年,今年的三月十六号,你入土三周年,离开我三周年半整。一八年三月十六那天,你骤然离去,让我猝不及防。没有任何准备的那一天,只有山崩地裂。十八日下午回到家中,恍恍惚惚地觉得,做了场噩梦。可是,家里没有你了。虽然似乎总能听到你咳嗽的声音,你在叫我,在吃药吃水果,转身寻找,只是幻觉。

  迷茫的日子,一周又一周。六七、七七,不同乡风不同说法。每一个重要的节点,都能梦见你一如往昔的模样。醒过来,心痛心碎得难以自持。总觉得,只要有梦,便证明你依旧与我在一起,朝朝暮暮。

  我拒绝一切与死亡相关的字眼,用离开、城北等,代替特指所有与死亡相关的文字。早年看“阿Q正传”,阿Q的忌讳,多像这几年的我啊。鲁迅的如椽巨笔,写的不仅是当年的国民性,而是国民性在血液中不可剔除的存在。

  最后的日子,你怕冷。我不愿在冬至前后的寒冷中,让你回归大地怀抱,选择在半年后春暖花开的清明前。那天,你的老同学千里迢迢赶过来,为一份难忘的友情。从那以后,每一个清风明月的夜晚,每一个十六号、礼拜六,都让我伤感莫名。我默默咀嚼这场旷世的离别,承受永无相见长别离的痛苦。

  这几年,国家经历着种种困难。有的从未有过,有过多年不见。我常常想起你生病后对我说的话:这世上,比我们不幸的人多了。当时我不以为然。别人距我太远,我只要自己家人平安。可是,家是最小的国;国是最大的家。虽不能感同身受,却有“共情”存在。

  有人说,所有的经历,都是最好的安排。是吗?这些“最好”的安排中,有的人英年早逝,有的人不死不活地熬着,有的人因为一场疫情家破人亡,有的人在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人生巅峰时,忽然如大厦倾覆。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它楼塌了……谁能解释神奇的命运?

  我努力“共情”他人的不幸,淡化自己的一切。年后一天,当一个不甚熟悉的人突然问我“他在哪儿”时,我蒙了。瞬间回答,没了。那人很尴尬。我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我知道,这个“脱口而出”,对我来说,何其艰难。这是一种承认,一种万千次排斥后的无可奈何。

  疫情,又一次呈现出残忍的面貌。三个春节,整整两年,有多少因为疫情导致的悲剧?那天心中竟然生出一点点小庆幸:假如你现在生病,我绝无可能做到像当年那样照顾你。医院大门难进难出,缺医少药的不可能,在每一个暴发疫情的城市,多多少少成了不可避免的现实。治疗不治疗的选择如果被迫无可选择,是多么的不甘心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号到十二号短短几天,三次在梦中见到你,谈着你的事。尤其最后一次,一个蓝天白云青草地,在帐篷里与你交流的彩色梦境,至今仍清晰出现在眼前。梦中的你稍显疲惫,脸色不太好。却是刚刚下班。

  这个梦醒了以后,一年半的时间里,再没有梦到过你一次。有人说,梦中见到故人,对双方都不好。能有什么不好?还能有什么不好?生命中的至暗时刻已经经历过,无所谓了。再坏又能坏到什么程度?

  在女儿结婚前后,多想能梦到你一次。你那么喜欢女儿,千宠百娇。为什么明知缺席了孩子的婚礼,却连梦中的参与都不肯表现一下?朋友劝我说,缘分尽了,别多想。原来我不信,从那天以后,我信了。

  既然缘尽情了,那就各自安好吧。今年因为疫情,孩子们没能回扬州陪我过年。我本来以为会悲伤寂寥。实际上,没有!我知道,那个和你恋爱结婚时坚强乐观的我,正在逐渐回归。遇到什么,我不再说“不会”,而是想办法解决。有手机,有电脑,凭什么说“不会”。那是撒娇和依赖啊。

  于万千人之中遇到你,是偶然还是必然?大家对数字“六”赋予了那么多美好,你却让我在“十六”、“周六”这样的数字前,黯然伤神。原来,你竟是如此残忍!

  今年三月十六号,你入土整整三周年。扬州人有三年后是老坟,不足三年为新坟的说法。那是指离开即入土的情况。你,怎么算?你让我如何算?但是,我能将百般忌讳的“扫墓”说出口,便是从心里认可,你再不会回来了。哪是什么自欺欺人的“离开”?分明是永别。

  三年半,用去了我们相爱的十分之一强时间。从绝望中慢慢爬出来的我,多少适应着没有你的日子了。一个人的生活,挺好。自己完全做主,再不要去考虑你怎么想,挺好。都挺好……

旅游新闻  |   军事新闻  |   金融新闻  |   热透新闻  |   汽车资讯  |   社会文化  |   体育新闻  |   财经资讯  |   娱乐新闻  |   健康新闻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